电话:400-6124-888

Banner
首页 > 新闻 > 内容
脚气真菌的一生
- 2019-09-27-

   我是伟大红色毛癣菌的一员,出生于一个叫做“脚”的大陆,但我们存在的历史超过24亿年,比这片大陆还要久远!这片大陆上,物种众多,除了我们外,还有细菌、病毒,对我们而言,他们都是些未开化低等生物。

我们这个大陆气候很奇怪,偶尔整个世界都仿若浸入一片汪洋,偶尔寒风凛冽,天干地燥,还曾有酸雨,腐蚀我们的血肉。毫无规律可言,但大部分情况还是温暖湿润适合生存的,为了抵抗各种天灾,我们不断迁徙进入地下生活。即便如此,环境越来越恶劣了,致命的酸雨越来越频繁,虽然躲入地下,这酸雨不足以对族群产生灭绝的威胁,但我们还是对未来充满担忧。

虽然说不清道不明,我感觉大自然是有意识的,并且它的智慧凌驾于我们之上,能轻易玩弄我们于股掌之间。

我也曾想过如何保护环境,但掠夺是我们的天性,只有不断向自然索取我们才能生存和繁衍,因此也要做好心理准备承受大自然一次又一次的报复。

我们毕竟生存繁衍了24亿年,祖祖辈辈的经验流传至今,我们懂得如何面对眼前的困难,离开家乡,去往茫茫宇宙中无穷无尽的新世界。

根据前人的经验,有两个方法通向新的世界,一个是当大陆浸入汪洋的时候,我们也随之进入并随波逐流,有一定几率能到达另一个大陆。但这个方法太冒险了,完全就是赌博,成功几率不高。

还有一个方法成功的概率就高多了,大陆与大陆之间偶尔会交汇重叠,我们也能借此机会去往另一个大陆。

但无论哪种方法,都必须要待在地表或者浅表层才有这个机会,于是,我们会轮流派遣族人驻守地表。而人选也是需要竞选的,毕竟谁也不知道新世界的环境有多恶劣,只有尽可能的强壮才能有几率生存下来。

一波又一波的族人前往地表,但从未回来。

 

终于,属于我的大日子也来临了,送别的队伍人山人海,带着家乡族人的期望踏上寻找新家园的征程。

临别之际,我告诉我的孩子:我们的宿命就是生存和繁衍。

前进的队伍浩浩荡荡,我估摸着时间,队伍前方也该到达地表了,也在这时候,前方传来撕心裂肺的喊叫声!我明白,我们遭遇酸雨了,虽然内心极为恐惧,但是行动丝毫没有拖沓,队伍立刻回撤!

所谓福祸相依,在遭遇了我所认知的最恐怖的一次天灾后,幸运之神眷顾了我们,新大陆降临了,祖祖辈辈留下的经验告诉我们,新大陆停留的时间是完全随机的,必须要争分夺秒!

新大陆就在眼前,但地表的环境依旧十分恶劣,随时都有弟兄丧生,我拼尽全力,终于触及新大陆的土地。很多同伴在这个过程中筋疲力尽而亡,我不知道自己能坚持多久,但始终给周围的同伴加油打气,即便我倒下了,也希望他们能在新的世界开枝散叶。

但意想不到的是,灾难来的比我想象的要早得多,当世界再次浸入一片汪洋时,我们发现,浸泡整个世界的液体变了……

 

那种感觉,难以描述,不似酸雨引发的洪水一般消肌腐骨,却令我们昏昏沉沉,在不知不觉间迎接死亡。我们已无路可退,最终,我们没能在这片大陆延续生命。

可悲的是,即便不愿承认,我终其一生探寻生命的意义,最终的答案却告诉我:我们是恶心的寄生者!